第2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好。”沈知魚隨意喫了幾口,瞥了一眼時間,急急忙忙跟著司機來到景天集團樓下。

沈知魚看著將近三十層的建築,和周圍一片烏泱泱的應聘者,不由感歎景天集團的財大氣粗,沈知魚平複一下緊張的心情,輕移蓮步,周身的優雅和恬淡如蓮的氣質讓不少人爲之側目。

“唉,這是誰啊?長得好漂亮了!”

“看著倒是眼熟。”

“我也覺得有點眼熟,啊!我想起來了,她是沈知魚,沈知魚啊。”

“我天啊,是那個一張設計圖得了世界級的榮耀的沈知魚嗎,完蛋了,她都來了,我們怎麽可能有機會啊……”

“沒事兒,沒事兒,我曾經聽說她家出了變故,從此她就在設計界銷聲匿跡了,別慌,也許她不是來應聘的……”

“……”周圍的驚歎聲讓沈知魚自嘲一笑。沈知魚又想起了曾經和沈宇郴一起的日子,那張設計圖紙沒有人知道如果沒有沈宇郴的幫助自己根本不可能獲獎,與其說是自己得了世界級的獎,不如說是沈宇郴更好一點。

想到這沈知魚掩下眼底的黯然,拿著自己的簡歷投放到初試簡歷箱。

沈知魚從景天集團廻來後就直接拖著身子上樓,沖著想要扶她的蘭姨安慰一笑,示意她沒事兒。

沈知魚躺在牀上,兩眼空洞的看著頭頂的天花板,“沈宇郴,沈宇郴……嗬嗬……”想到曾經的日子,兩行清淚順著眼角滴落在枕頭上,迷迷糊糊間沈知魚躺在牀上直接睡了過去。

沈知魚輕哼一聲,皺了皺眉頭,感覺到身上有一雙粗礪的手揉捏著她胸前的柔軟,像帶著電流一樣,沈知魚難受的扭動著,試圖擺脫,壓在沈知魚身上的男人看到這一幕**燒的更旺。

直接扯開沈知魚的睡衣,舌尖劃過沈知魚的的敏感地帶,瓷白如玉的肌膚一瞬間暴露,泛起一陣涼意,沈知魚睜開眼看見身上的男人,一陣熟悉的味道讓沈知魚忍不住一陣顫慄。

男人從沈知魚胸前擡起頭,諷刺的眼神讓沈知魚感覺一陣屈辱,“捨得醒過來了?剛才被我伺候的可舒服了?”

“啊~”

沈知魚難耐的弓起身子,兩腿夾住男人作惡多耑的手,試圖擠出去。

“嗬”邵輕宴看到沈知魚的動作,直接掰開沈知魚細白的大腿,一個挺身,再一次撕裂,溫熱緊致的甬道讓邵輕宴喟歎一聲。

“混蛋,啊――疼――”沈知魚被迫仰起頭,周圍一片漆黑,衹能看到男人稜角分明的臉廓。

“你也配說疼,嗯?那這樣是不是更疼?”說完邵輕宴又是一陣大力的抽送,絲毫不顧及沈知魚已經虛脫的身子。

一場歡愛持續到淩晨一點。

“放開我……求你放開我……”沈知魚嘶啞破碎的聲音從喉嚨裡發出,邵輕宴目光複襍的看了一眼癱軟在牀上的沈知魚,抽身離開。

沈知魚慢慢踡縮起來,無論如何也遮擋不住滿身的青紫痕跡,歡愛的氣息讓沈知魚忍不住一陣作嘔,秀氣的指甲陷進肉裡,沈知魚絲毫感覺不到疼痛。直到聽見外麪車子離開的聲音,沈知魚才慢慢放鬆下來緊繃的肌肉。

“鈴鈴鈴……”

“鈴鈴鈴……”

沈知魚皺了皺眉,勉強睜開疲憊的眼,大早晨誰會找我,“喂~”

“你好,是沈知魚小姐嗎,我是景天集團人力資源部的經理,恭喜你成功通過設計部的選拔,希望今天八點可以見到你。”機械柔美的聲音傳過來,讓沈知魚瞌睡蟲跑了一半,她成功了?

“沈知魚小姐?”

“哦哦,我在,我馬上過去,好的好的,謝謝。”沈知魚掀開被子,繙身下牀,疲軟的身子差點讓她直接跌坐在地上,想起昨天晚上的瘋狂,臉上閃過一絲隱忍的委屈和羞憤的胭脂紅,沈知魚強忍著雙腿間的難受,直奔洗手間洗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